徐蜀:我还是那句话,历史会证明我是对的

2001至2002年,《中华再造善本》即将正式开工,我因极力反对将彩色印刷改为黑白去底色,被踢出圈子。当时刚刚50岁,舍不得喜爱的工作和事业,就敬而远之不再表态了。历史证明,我当时的意见是正确的。关于印制方面的争论,已经告一段落。但事情并未了结,从整体来看,再造善本其..
https://xungushu.com/index.php/cms/show-84.html 2020-10-06

徐蜀:我“反思”的心路历程

关于《中华再造善本》,我发表过一些批评意见。不少朋友好心劝我说,“《中华再造善本》是你们出版社出版的,你身为当时的出版社总编,就这么不留情面?”还有人对我说,“都因为你发表的那些东西,《中华再造善本》没有评上XX奖……”。闻听此言我大吃一惊,区区一介退休草民,能有如此威力..
https://xungushu.com/index.php/cms/show-83.html 2020-10-06

徐蜀:我对“中华再造善本工程”的反思

中华再造善本工程”,是我国规模最大的古籍影印出版项目,从早期筹划,到试制,已经过去17年;其主体部分的《唐宋编》《金元编》和《明代编》《清代编》,也分别于2006年、2014年竣工。我是最早参与该工程筹划工作的人员之一,负责制作了21种再造善本试制品;参与制订了最初的印..
https://xungushu.com/index.php/cms/show-82.html 2020-10-06